小笊闯天涯

等『锁情』完结时,打算和几个朋友出本收藏,如果有想要的记得到时候留言啊!

锁情(all羡)虐向

第五十四章


(还是那一句,什么也不多说,也不敢多说,评论见)


Ps:看文要耐心,如果他(LOFTER)吞了,也要耐心,因为被烦到的也有我,但我一直很耐心。


all羡 只想宠着你

 

第二十四章

 

【重塑肉身3】

 

惊惧于聂怀桑溢于言表的威胁,魏婴只好强忍着屈辱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

看着魏婴乖顺的样子,聂怀桑满意的笑了笑,手中突然又拿出一条不知从何处取出的,一条精心锻造的铁链,和魏婴此刻身上紧敷一模一样的铁链。

 

“阿羡,我也想让你好好的吃饭,可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委屈你一下...”聂怀桑说着已经拿着铁链的两端,手快的在魏婴白皙的手腕上锁上了。

 

“你...”被如此对待,魏婴气极,恶狠狠地瞪着聂怀桑,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

聂怀桑看着身下的人被自己气得全身颤抖,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出言安抚,而是直接将魏婴抱起,不顾魏婴微弱的挣扎,硬是强势的把他抱到石桌边。

 

不过,接下来,聂怀桑并没有过多的为难魏婴,虽然他也很想把魏婴抱在怀里喂他吃饭。

 

让魏婴安稳的坐在石凳上,聂怀桑就顺势坐到了魏婴的旁边。

 

“来先喝口汤。”

 

聂怀桑刚坐下就立刻替魏婴舀了一碗清香满溢的汤汁,是魏婴最喜欢的‘莲藕排骨汤’的气味,可魏婴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。

 

被人胁迫着吃东西,谁都不可能会有胃口的。魏婴厌恶的暼了一眼那碗汤,就将视线放到了别处。

 

聂怀桑见状,还是一脸好脾气,只是将汤碗稳稳的放在魏婴的面前,轻声开口,声音诱哄中带着强势的胁迫。

 

“阿羡,难道是想让我亲手喂你喝汤吗?这我倒是非常乐意效劳的。”

 

看着聂怀桑脸上露出的坏笑,魏婴心中恶寒,就算有百般的不愿意,魏婴终是轻轻端起面前的汤碗,在聂怀桑的注视下,大口大口的灌下这味道并不差的排骨汤。

 

魏婴被聂怀桑如饿狼一样的视线盯着,加上他喝的快速,末了,魏婴果然被汤水呛住了。

 

“咳咳...”

 

聂怀桑赶忙伸出手在魏婴的后背一阵轻拍,一边温言说道,“慢点喝,这些都是给你熬炖的,没人跟你抢。”说着,聂怀桑拿起汤碗,倾身又给魏婴舀了半满的一碗。

 

魏婴闻言直瞪眼,聂怀桑说的好像他是饿急了的人一样,这混蛋,他明明知道他根本就不想喝。

 

一句话就把魏婴惹着了,看在聂怀桑眼中只觉得好笑,看着魏婴瞪着自己那火辣辣的视线,心中更是无比的满足,聂怀桑就是希望魏婴的眼中像现在这样只有他一人。

 

“来,吃点别的。”聂怀桑往魏婴的饭碗里夹了块肉,他也不想真的惹火魏婴,毕竟宝贝还是用来疼爱的更好。

 

魏婴瞪眼看着聂怀桑,眼见聂怀桑的架势就是要给自己布菜,魏婴心里厌烦到了极点,只想赶紧结束了这顿饭。

 

“不需要你,我自己来。”

 

轻轻抬手,手腕上紧敷的锁链随着魏婴的动作弄出‘哗啦啦’的声音,魏婴原本就很差的心情变得更差了,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。

 

魏婴食不知味的吞咽着食物,吃的很快,聂怀桑也知道魏婴不悦,也没过多的要求他,只是在魏婴快要噎住的时候,贴心的往魏婴喝尽的汤碗里加上排骨汤,不知不觉的,聂怀桑已经让魏婴喝了好几碗汤水。

 

聂怀桑看着餐桌上没剩多少的排骨汤,脸上渐渐地扬起笑容,心情愉悦的也陪着魏婴品尝几道菜,心中默念着,‘时间差不多了。’

 

果然,不消片刻,魏婴就倒在聂怀桑的怀里,双眼紧闭,已是陷入昏睡之中。

 

“阿羡,等你再次醒过来,你就只认识我,只属于我了。”聂怀桑解开魏婴身上的锁链,打横将魏婴抱起,离开了这个困住魏婴好几天的石室。

 

聂怀桑抱着魏婴来到一个装潢的特别精致的小屋里,里面已经有人等候很久了。

 

 

 

“现在就开始吧,因为怕他的身子出状况,我并没有下很重的迷药,尽快在药效失效前给他重塑肉身。”

 

 

聂怀桑急急忙忙的将魏婴轻轻放到床上,并立刻吩咐久候很久的医师,该医师是聂怀桑辛苦寻觅了很久,好不容易才寻到的隐世神医,也是这世上为数不多可以帮人‘重塑肉身’的医师。

 

 

“是的,聂宗主。”

 

 

闻言医师轻轻的皱了皱眉,但还是应了下来,不过,他还是严肃张脸接着说道,“聂宗主,不过我有言再先,‘重塑肉身’之后,绝对会让他的身子会变得没有以前那样健康,会变得非常孱弱,你还要继续吗?”

 

 

听此,聂怀桑的眉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,考虑了片刻,他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,沉声说道,“是的,快开始吧。”

 

 

“好。”医师看聂怀桑态度坚决,也不好再说什么,细心的整了整自己医箱,拿出一大包麻药包,对着眉头紧皱脸上露出担忧表情的聂怀桑沉声说道,“聂宗主,‘重塑肉身’是常人难以忍受的非人之痛,因此,必须用大量的麻药来缓解痛苦。”

 

 

“你用吧。”聂怀桑担忧之色尽显,握着魏婴手掌的手紧了紧,很是心疼魏婴要受这份罪。

 

 

“那聂宗主出去吧,我要准备开始了。”医师很早就说过,在他施医的过程,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观看的,因此,聂怀桑轻点头,很快就走开了屋子,紧闭房门,让医师独自施行。

 

 

聂怀桑在屋外苦等了大半天,终于看着紧闭的房门打开了,聂怀桑看到医师就立刻一脸紧张的询问结果,直到医师轻轻点头,他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

 

“聂宗主,那位公子身上的‘同生共死咒’解不开,还有我也依照你的要求给那个公子体内下了‘情丝绕’和‘敷灵咒’,但这两种...”医师本想劝着聂怀桑,让他不要执意将这两种东西一起同时下在人的体内,因为有很大很不好的隐忧,但此刻聂怀桑很是担忧魏婴的情况,并不想多听医师多言,直接出声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清楚结果。好了,你这次帮我这么大的忙,我日后定重重谢你。”

 

 

聂怀桑说完就快步跑进了屋子里,医师看着屋内的身影,只好无奈的摇摇头,也转身离开了。

 

 

ps:没什么好说的,预告一下好了,接下来羡羡和聂怀桑可以甜甜的开心的相处一小段日子了,还有我要江澄小小的担心心悸一下下。甜蜜的日子开启,我就喜欢甜,越甜越开心。

 

 

 

 

征收寒羡图稿

征收“寒羡”图稿, @叫江爸爸 我帅气的弟弟,就是那个给我写福利“媚狐的诱惑”的那个娃,他需要一张专属的“寒羡”图稿,乐乎(LOFTER)上有没有会画画的帮忙画一张给力的专属“寒羡”图啊,急求啊!!能帮忙的这里送上万分的感谢!

ps:之前请大家去贴吧关注他,现在看了他写的那篇“媚狐的诱惑”文了,有想去贴吧关注他并且关注了他的人请评论里扣个1好吗?


强占两个tag,请不要介意


以下:他的贴吧ID



【all羡】媚狐的诱惑

首先,祝大家中秋节快乐!

// 之前有说过的,在我万粉的时候,由我弟弟 @叫江爸爸 他亲自码辆“万字豪车”当福利,所以,乘着中秋假期还在,我来大放送啦。

// 作品名为媚狐的诱惑。

// 作者贴吧id为“叫江爸爸”,请大家多多评论呀。

(什么也不多说了,还是老地方,翻评论吧!)

PS:食不下咽的就无视吧,别在评论里叽叽歪歪的哦!

锁情(all羡)虐向

第五十三章


(还是那一句,什么也不多说,也不敢多说,评论见)


Ps:看文要耐心,如果他(LOFTER)吞了,也要耐心,因为被烦到的也有我,但我一直很耐心。


【不要脸的我】为我可爱的弟弟涨几枚真爱粉

废话不多说,说干就干!(其实特么的给大家热情的推荐美妙的文章)

本人可爱的弟弟(贴吧id:叫江爸爸),他没有混迹在乐乎(LOFTER)而是常年混迹在贴吧(all羡吧),喜爱写的文包括“寒羡”,“老年组羡”,“all羡”,文风很可爱,很刺激,很激情(也是一枚爱开车的孩子吧)。

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最近热衷于涨涨涨(粉丝),所以我就来这里给大家好好的介绍一下他。

@叫江爸爸(以下是他的贴吧主页),热情的请大家来关注他,看他写的文章吧

我这个可爱的弟弟,很乖很听话,我说什么他一般都是有求必应的(假的)。我在这里宣布个好消息,小家伙答应在我万粉的时候(我知道还很遥远)给我写一篇万字的一辆“兰博基尼”,特别激情。

好了,最后还是那句话,欢迎大家来贴吧,关注他@叫江爸爸,和他交朋友,看他写的文,热情的点点赞(小小的说个秘密,他长得很可爱,不过他本人认为是帅)

ps:他很爱写寒羡文,我就小小的占占这个寒羡tag了!

有话要说


还是逃脱不了被人抄袭的命运,朋友们,我只在乐乎上发表”锁情”这篇文章,如果你们在其他软件上看到的话,麻烦举报让他删文好吗?好烦,不知道几次碰到这种到处抄袭地混蛋了。


我很开心有人喜欢我写的东西,但是,我不允许任何人私自转载我的每一篇文章,真的太他么操蛋了,看到半年前的文章被转载而导致屏蔽的让我无比火大,即使能解屏也一定是需要我删了所有的内容,导致的后果是所有人都看不了,(你摸摸你的良心,不会痛吗)最后的办法只能借助评论区那里。因此,你想存档自有爱心和小蓝手,所以
不准私自转载听懂了没!!!!!!!

无力了,链接吞了就是吞了,我重新发他照样吞,真心没空时刻盯着乐乎,我都明说了,吞的部分都放在补文群了,想看就自己加进去,你不想加群,那就不要看了,想看文却一点点加群小事的都不愿意去做,那就拜拜👋🏻
 
群1群2都满了,乐意的就来群3

群3:661578446

all羡 只想宠着你



第二十三章


 

【重塑肉身2】


 

云深不知处江澄与蓝湛两人对魏婴无比焦虑的心,可一点都没有传达到魏婴的这边。


魏婴醒过来的时候,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,大概是药力没有完全的散去。


 

“疼...”


魏婴低声呻吟,支起双手想要揉揉酸痛的太阳穴,可手一动,清脆的声音伴随着腕骨被拽住的冰凉,让魏婴微怔半刻,逐渐的回想起之前所经历的事情。


 

“该死的...”


 

忍不住低声咒骂,眸光放到周边的环境。果然,他还是被紧紧的锁在石室里。


 


魏婴想起聂怀桑对自己莫名的情感,和那志在必得的表情,他都全身发毛,他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。


 


这样想着,魏婴又开始尝试般的硬拽起锁链,入耳的清脆响声可以表明这不是普通的玄铁打造而成的链条。


魏婴凝神聚气,眸光逐渐变得赤红,黑色的魔气从手腕处缓缓升起。魏婴想依靠魔气直接将锁链震开,可没想魔气一碰到链条竟自动的消散了。
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
 

魏婴不敢相信,疑惑着,一次又一次的尝试,结果都失败了。


难以置信的握住冰凉的链条,魏婴这才细细的打量起来。


“这链条....”


虽说魏婴不算见识广博,但还是辨认得出眼下的链条是由历经了百年的玄铁精心打造而成的,链条上刻满了繁复的咒文,如果不仔细看只会以为这只是绘画齐整的纹路而已。


魏婴无力的放下手里的动作,看来聂怀桑为了逮到他,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,连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东西都能弄到手,可见聂怀桑对于自己的执着,这样想想魏婴就更加崩溃了,聂怀桑不会轻易放过他的。


“醒过来了呀。”


魏婴脑中都在胡乱的思考着,一点都没有注意到,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,已经慢慢走到他身边的聂怀桑,聂怀桑的突然出声,让魏婴小小的惊吓了一把。


“你....”


“我想这个时候,魏兄差不多饿了,我准备了几样你爱吃的小菜。”聂怀桑笑着一拍手,石室外竟然迅速的走进来两人,手脚麻利的在石室里仅有的一张石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。


 

而后,他们又非常识相的快速的离开了石室。


 

“魏兄,我们一起吃点东西吧。”


聂怀桑轻柔的说着,脸上是温和的笑意,这恍若朋友间亲切的态度,让魏婴忍不住瞪着聂怀桑,恶狠狠的说道,“走开,我不吃。”


魏婴这像是闹脾气的话语,让聂怀桑不禁莞尔,他笑着去捏魏婴的小脸,轻声哄道,“别任性,乖乖吃饭。”


 

被聂怀桑像哄孩子的态度气到不行,魏婴瞬间就涨红了双颊,想起刚才那幼稚的对话,魏婴更是脸颊红透,呼呼地喘着气转移话题,“聂怀桑,你把这该死的锁链给我解开。”


 

“哦!!”聂怀桑像是突然想起一般,明明心里故意那样,但脸上完美的展现着歉意,轻轻的说,“不好意思呀,看着魏兄可爱的样子,一时间忘了,魏兄还被绑着呢!”


“你...”聂怀桑赤裸裸的调戏,让魏婴瞪圆了眼睛,以前都是他调戏别人的,如今轮到自己身上,这让他非常的无所适从。


聂怀桑看着魏婴被自己的话堵的满脸羞恼,一副说不出话来的样子,简直可爱死了。

 


“魏兄,我可以直接叫你阿羡吗?”聂怀桑一脸的期待,其实他自可以直接就那样叫他,但是心里就是想征求魏婴的意见,得到他的同意,聂怀桑会更加的满足。

 


“不行!”魏婴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,虽然只是一个称呼,但这一直都是由自己亲人叫唤的,比如他的阿爹阿娘,师姐,江叔叔。


“为什么不行!”聂怀桑很是恼怒,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住。


 

“反正就是不许你这样叫我,快放开我...”魏婴没回答,也不想再和聂怀桑废话,撇撇嘴,他直接举起手腕,露出腕骨处那繁杂的铁锁。


 

聂怀桑看着魏婴一脸拒绝说话的别扭样子,反而不再生气了,轻笑着说道,“魏兄...不是我不愿意替你解开锁链,我是实在太相信你的能力了,我要是替你解开你铁定就跑了...我实在不想你离开我,这可怎么办才好。”聂怀桑满脸难色的看着魏婴,一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样子简直让人气闷。


“你....”魏婴简直是气急了,有些口不择言,“该死的...你不是说喜欢我吗?你就是这么喜欢人的,我有病才会看上你。”


 

一开口魏婴就后悔了。果然,聂怀桑满脸愠色,直掐上魏婴的面颊,白嫩的面颊一片通红。


 

“我锁着你...我锁着你....”聂怀桑一阵呢喃,又突然自嘲的笑了好几声,“哈哈...魏兄,你以为我愿意锁着你,要不是你把你的心给了那该死的江澄,我也想好好对你,跟你慢慢来...”


“你怎么....”魏婴震惊的看着聂怀桑,聂怀桑怎么知道他和江澄的事情。


“宝贝,你的事情我当然全都知道,因为我一直都跟在你的身边。”此刻,聂怀桑完全抛开了温和的面容,嘴角勾起一抹邪笑,“宝贝,告诉你一个秘密,江家那些所谓的流言就是我散播的。”


“别那么恶心的叫我。”魏婴气的全身发抖。


“好,不叫宝贝,那我就叫你阿羡。”


 


“你!”魏婴气的狠狠揍了聂怀桑一拳,但却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伤害,聂怀桑更是不以为意,只是轻轻的收拢住绑着魏婴的链条,让他的身体再也无法自由的活动。

 


“混蛋,放开我!”魏婴挣扎扭动着身子,无法逃脱禁锢让他发狂,丝丝的黑色从体内泛起,可最后又全都被那链条一一化了去。


看着魏婴挣扎无用,聂怀桑笑得更邪恶了,果然没有枉费他千辛万苦的寻得这百年玄铁造成的宝贝呀!


 

“宝贝,不要动,别在任性了,我们先吃饭吧,饭菜要凉了。”


 

“聂怀桑,你放开我!”


 


“要不要一起吃饭?”聂怀桑冷声问道。


“你....”聂怀桑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让自己吃东西,那饭菜绝对有问题,“我不吃!”


 

聂怀桑的声音越发的冰冷,“宝贝,现在乖乖听话,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,我不介意先要了你的人再得你的心。”聂怀桑意有所指的去揉捏魏婴的腰臀,这举动直吓得魏婴僵直了身体。


 


 


ps:我要一路甜到底,吃糖不嫌腻,但是喜欢看虐的应该有很多,所以我一直非常的犹豫,慢慢来慢慢发展吧!


 


【双鬼道】 禁锢之爱

【双鬼道】 禁锢之爱


 


// 此属于8000粉点梗小短篇,此短篇送给所有关注本人的小可 爱


// 平行世界


// 穿越(附身梗)


// 年上(养父子系列)


 

// 提醒:此短篇设定可能会相当OOC,以上所有设定都属于本人 不要脸制作,受不了的无须点进来哦,慎入吧!


(为了安全,我还是放在评论区吧!)


锁情(all羡)虐羡

第五十二章


(๑_๑昨天试了,被吃了,今天冒着风险再来,“ping lun”翻起来吧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