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笊闯天涯

随,顺其自然。不妄怒,不强求,不悲观,不忘形。

无题(all羡)



Ps:莫名其妙的突然从脑子里钻出这么个梗,所以随便来了


大概剧情:


羡羡,拥有见鬼体质(也可以说是传说中的阴阳眼吧),本身的能力(靠修炼,会越来越强大的)


澄澄:驱鬼师,偶遇羡羡,结友(感情慢慢发展。)


蓝氏双壁(与我们可爱的羡羡有婚姻,指腹为婚),为见逃婚的羡羡一面,出来寻找他,然后又是偶遇。羡:特么的,哪里那么多的偶遇。


其他:不详


正文



江澄领着魏无羡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面前,见小家伙还是不愿意放开他的手,江澄无奈,只好单手推开房门。


将魏无羡安置在房间的座椅上,江澄一脸严肃的坐在魏无羡的对面。


“小家伙,你是不是从家里面偷跑出来的。”


“不是。”魏无羡飞快的应答,一听就是说谎,江澄的脸色立马就放下来,作出起身的动作,魏无羡看到,以为江澄要把他赶走,立马作出可怜兮兮的小表情。


“我....我.....”支吾了半天,还是对自己的被逼婚的事情难以启齿,魏无羡焦急的都快要哭出来。


“算了,算了,不想说就别说了,明天我送你回家,以你这种体质不该出来随便乱晃。”


江澄见魏无羡为难,没打算继续追问下去,起身往门口走去,想看看店老板将吃食准备好了没。


魏无羡见江澄要走,顿时急了,赶忙跳起来扯住江澄的衣角,一脸的扭捏,磕磕绊绊的说出了自己的遭遇。


“你不要赶我走。”


魏无羡可怜巴巴的望着江澄,小手下意识的捏着江澄的衣角摇晃着。


“我没说要赶你走。”江澄皱眉顿了顿,也没扯开魏无羡的小手,只是温声开口说道:“以你这体质....你家人肯定急坏了。”


“哼!”魏无羡嘟嘴,不高兴的轻哼,急坏就急坏,谁让他们硬要自己嫁人呢。


“我不想回家,你让我跟着你好不好。”虽然还是个陌生人,魏无羡却能感觉到江澄是真心的关心他,于是,他的孩子心性又跑出来了,抓住江澄的手臂耍赖般的摇晃着。


“不行。”江澄一脸的严肃,冷声拒绝。


“求求你...求求你...”


魏无羡嘟着小嘴,硬挤出几滴眼泪,缠的江澄实在没办法,最后只好答应他。


“好吧,留在我这里可以,但是你必须听话。”


“嗯嗯。”魏无羡见他答应把自己留下来,快速又猛烈点着头。


“桌上有纸笔,现在,给你家人写一封家书,免得他们担心。”江澄走出房间,像是想起什么,突然转身说道。


“可不可以不写。”魏无羡不高兴的撇嘴,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在哪,他们肯定会把他抓回去的。


“不写,明天就送你回家。”江澄丢下一句话,转身走开,魏无羡郁闷,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纸笔,咬着牙不开心的写家书。


江澄拿到吃食,再次回到房间时,魏无羡已经趴在桌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,双手下面还放着未写完的家书。


“就这么睡着了,一点防备都没有,这心到底有多大。”江澄看着睡的十分踏实的魏无羡,真是好气又好笑,还是打横抱起他,放到自己的床铺上,为他盖好了被子,看魏无羡可爱的小脸,无意识的磨蹭的被子,蹭的小脸红彤彤的。


江澄心神一动,手指早已戳上魏无羡细嫩的脸颊,柔软的触感顿时令江澄心猿意马。


“也不知道留下你是对是错。”被触碰的魏无羡,不堪其扰的翻了个身,嘴里不停地嘟囔着:走开走开,在碰我就不跟你玩了。


“....”


江澄无语的看了会魏无羡,转身拿起他写家书,脸上立马冒出无数条黑线。


家书:


父亲母亲,你们非要逼孩儿嫁人,孩儿才不答应呢。你们不用来找我啊,不然我再也不回去了。对啦对啦,孩儿碰到一个很好很好的人,他叫江澄,虽然澄澄有时候看起来凶凶的。不过孩儿知道他人很好的,孩儿一撒娇澄澄都不会拒绝孩儿呢,澄澄会好好照顾孩儿的,所以父亲母亲不需要太担心啦。


“澄澄?!!这小家伙.....” 江澄看着书信,实在无语,但最后还是无奈的在书信的末尾,加上了自己的署名,顺便言说自己会好好的照顾这个任性的小家伙。


江澄虽不认为自己大名鼎鼎名声在外,但清楚他为人的还是很多的,希望加上自己的亲笔署名,可以少让魏无羡的父母担心。


把书信折好,江澄起身脱去外衣,躺在魏无羡的旁边。江澄正闭眼打算睡觉,怀里突然拱来一个脑袋,还不停地磨蹭着,江澄忍着将魏无羡踹下床心情,硬是美人坐怀不乱的闭目休息。


清早,魏无羡被一阵饭香惊醒,他睁开迷蒙的双眼,看着江澄正吃着美食,一点等他的样子都没有,顿时从床上跳下来,一脸不满的瞪着江澄。


“澄澄,你太过分了,也不叫我起床吃饭,你要饿死我吗!”


“想吃就坐下来吃。” 江澄无视魏无羡对自己的称呼,将魏无羡的那一份推到他的面前。


“澄澄,好好吃啊,唔.....这个....”魏无羡嘴里咀嚼着食物,还不停地说话, 差点把自己给噎死,江澄忙给他倒了杯水,好不容易让他咽下嘴里的食物,这才开口斥责他:“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。”


“哦。”


皱眉的江澄真的好恐怖哦,魏无羡在心里微微吐槽, 嘴里却是不停地吞咽着。


“澄澄,待会你要去哪儿?” 吃饱喝足了,魏无羡擦了擦嘴,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江澄。


“你待会把你昨晚写好的书信找人送回家去,我自己也有事要去处理一下。”


江澄也吃好了,起身拿起自己的宝剑。


“什么事?我也要去。”


魏无羡好奇的跑到江澄的身边,握住江澄的手就想赖皮,却被江澄轻易的 挣脱开去。


“听话,乖乖的待在客店里,等我处理好了事情再回来找你。” 这个小镇诡异的很,江澄可不想小家伙出任何事情。


“我不要,澄澄,我也要去!”


“不听话就回家去。”


江澄一脸严肃,冷声斥责,魏无羡委屈极了,小眼泪眨巴眨巴就往下掉,他讨厌江澄这样子骂他。


明明才相处了一晚,魏无羡却发现自己深深地依赖上了江澄,他不想江澄离开自己的身边。


“好了,别哭了,我去一会儿就回来,很快的。”江澄揉开可人儿的泪水,将他攘进怀里,轻声的解释道:“这个小镇,并非表面上的平静祥和,你乖一点,可以吗?”


“我...好吧。”


魏无羡郁闷的坐回凳子,拿起筷子戳着还未吃完的的食品。江澄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,好气又好笑。


“告诉我你家里的地址,你还是不要出门了,我叫人给你送信好了。”魏无羡这任性小脾气,江澄还真是不放心他,还是自己亲自操办比较好。


“哼。”


魏无羡乖乖的交代完了家里地址,就转过头气呼呼不理会江澄。


“乖乖的,不要出去知道吗?”


“知道啦,啰嗦死了。”


魏无羡不满的嘟囔着,江澄拿起书信,又看了他一会儿,这才转身出门。江澄来到客店外,看着一直暗黑的天空,心里第一次感觉到不好的预感,下意识的转身,见客店房门紧闭,这才稍稍安下心,看来这一夜的相处,已让小家伙闯进了他的心,为了让小家伙不出任何危险,他必须尽快处理好事情,带他离开这个诡异的小镇。


Ps:本人也觉得ooc了哈哈哈,尴尬笑!来来来,小红心,小蓝手,评论一条龙服务


无题(all羡)

Ps:莫名其妙的突然从脑子里钻出这么个梗,所以随便来了

大概剧情:

羡羡,拥有见鬼体质(也可以说是传说中的阴阳眼吧),本身的能力(靠修炼,会越来越强大的)

澄澄:驱鬼师,偶遇羡羡,结友(感情慢慢发展。)

蓝氏双壁(与我们可爱的羡羡有婚姻,指腹为婚),为见逃婚的羡羡一面,出来寻找他,然后又是偶遇。羡:特么的,哪里那么多的偶遇。

其他:不详


正文



魏无羡,今年十六了,算是少年初长成。


刚过了美好的生辰晚宴,正打算和他交好的鬼朋友们膑足夜谈,却被父母叫去的他们的卧房。


魏无羡有一对令世人艳羡的父母,而且极其宠爱魏无羡,因此,魏无羡听到父母的召唤,立刻就赶往他们的卧房了。


“母亲,你找我何事啊。”


一走进母亲的卧房,魏无羡看到正端坐在座椅上的母亲,立刻就扑了上去,把头直往母亲的怀里钻,魏母被他搅的咯咯直笑。


“都多大了,还像个孩子一样。”魏母揉着魏无羡柔软的发丝,轻声的笑骂道。


“在母亲面前,阿羡永远都是孩子。”魏无羡又把头往魏母的怀里拱了拱,撒娇的回嘴。


“你啊..”魏母无奈的一笑,轻轻的拍了拍魏无羡的脑袋,说道:“今天叫你来,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。”


魏无羡听此,赶忙抬起头,疑惑望着魏母。


魏母亲亲的叹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在你还未出世的时候,你父亲做主给你配了一门婚事。”


看着魏无羡好奇的小眼睛,魏母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,她揉着魏无羡的头,又似有若无的叹了口气。


“原本以为这是件极好的事情,可没曾想双方生下的都是男儿。”


“竟然如此,那做兄弟就好了,母亲为何如此忧愁。”魏无羡忍不住插嘴。


“我们当初也是那么想的,可谁料他家的孩子看了你的画像之后死活都要娶你,你父亲又有言在先,不能背信弃义.....”


“不是吧,母亲你不会真的要我嫁人吧。”魏婴瞪大双眼,被魏母口里的话吓得失声大叫。


“那也没办法啊....”魏母揉着魏无羡的头发,很是无奈的叹气。


“我不嫁!”魏无羡愤怒的瞪着魏母,不知道一向疼爱自己的母亲,怎么会说出让他嫁人这么荒唐的事情。


“嫁不嫁由不得你,父母之命,你还敢违抗不成。”父亲刚一走进卧房,就听到魏无羡的嘶吼,他无视魏无羡的咆哮,大声斥责道。


“我不嫁,就不嫁。”


魏无羡生气的推开魏父,直接跑出卧房。


“他啊,都被你惯坏了。”魏父叹气。


“别把问题都赖在我身上,也不知道平时娇惯他的到底是谁。”魏母撇头,瞪着自己的夫君。


“好好好,是我。”魏父看见爱人生气了,赶忙示弱道。


“长泽啊,你说这到底该怎么办?”魏母靠在魏父的怀里,满脸的愁色,“阿羡的体质特殊,从小就一直待在我们身边,连门都没有出去过,你真的要把他嫁出去吗?”


“哎!那有什么办法,都说好了的怎能反悔。”


夫妇俩在房里不停地叹息,都有些后悔当年的举动。


魏无羡跑回自己的房间,还是止不住的愤怒,打翻了崭新的茶杯,咬牙切齿的咒骂着还未见过面的蓝家人。


“哼,我才不会乖乖的听话呢。”


魏无羡拿出一个小包裹,把自己的衣服,贴身的宝贝,一股脑的往包裹里塞,他打算离开这个他足足待了十六年的地方。


“父亲,母亲,是你们逼我的,孩儿只能走了。”


魏无羡哽咽着,胡乱擦掉掉落的泪水,背起收拾好的行囊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。


来到了一个小城镇,天色逐渐暗晚,魏无羡也没有继续赶路的心,于是,打算直接在人迹罕见的小镇里夜宿一晚。


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衣摆,魏无羡快步的跑到离自己最近的旅店前。


努嘴思考,应该先怎么做呢,哦哦哦,对了,要先敲门,还要很礼貌一点。


笃笃笃!!笃笃笃!!!


魏无羡敲了数下,都不见有人来开门,心里顿时就不开心了,从小到大都被娇惯着,小脾气也是说来就来。魏无羡对着房门,刚想使劲踹上一脚,就被身后突然冒出的人扭转了身体。


“你干嘛啊?”魏无羡撇着嘴,很生气的瞪眼。


“小家伙,你踹我家的门,还问我干嘛?”这人说着话,突然就开始七窍流血,眼珠子爆了出来,脸上的皮肤溃烂的直往下掉。


“啊啊啊啊啊...”


突然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,魏无羡顿时受点一万多暴击,惊叫的瘫软在地。


“小家伙,看你这么可爱,就来陪我吧。”恐怖鬼脸奸笑着,朝魏无羡扑了过去。


“不不......”


魏无羡尖叫的闭上眼睛,以为自己死定了,不禁在心里默哀自己的遭遇,却听到了一声爽朗的声音。


“喂,你没事吧。”


魏无羡睁开眼睛,看到一个俊秀的青年正站在他的面前,向他伸出一只纤长的手臂。魏无羡左看看右看看,知道自己得救了,心里一松,握住了他的手掌。


“是你救了我吗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谢谢你,我叫魏无羡。”


“江澄。”


魏无羡受到惊吓,始终都拉住江澄的手掌,不肯放开,江澄看他可爱又害怕的样子,倒也不介意,就那么让他一直拉着。


咕噜噜,咕噜噜...肚子不争气的开始叫唤,魏无羡羞红了脸。


“我饿了。”魏无羡可怜兮兮的望着江澄,离家出走一天了,他都没吃过什么东西,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。


“你这小家伙。”江澄好笑的看了魏无羡一眼,示意他让开一点。


“店主,我是天字一号的房客,江澄,请出来开一下门。”江澄有规律的敲了几下房门,里面果然就有了声音,一会儿房门就打开了。


“这位客官,你今晚回来的很晚啊。”店主擦了擦满脑门的汗,看来被之前魏婴的尖叫声吓的不轻,他转头望着魏无羡,疑惑的开口:“他是!?”


“这是我的朋友。”


江澄开口,魏无羡猛点头,店主看着两人还紧握着的手,会心一笑,挪了挪身子,让两个进了屋。


“店主,麻烦你准备点吃食送到我房间。”江澄看着乖乖跟在自己身边的小东西,向着紧关房门,又打算跑去瞌睡的店主吩咐了一声。


“哦!那请稍等一会儿。”


江澄拉着魏无羡的小手,往自己的房间快步走去。江澄是驱鬼师,刚刚稍稍的观察了下魏无羡的体质,发现他是纯正的九阴之体,以他这种体质,他的亲人怎会让他单独在外行走呢,真是不可思议,因此江澄还有好多问题还要询问魏无羡。


Ps:(来来来,小红心,小蓝手,评论一条龙服务😊😊)


哎呀我的妈!狡猾的狼终于把小可爱给吃了!🤗🤗

all羡 只想宠着你

【祝江澄1105生日快乐!】

第十四章

【谣言起1】

听了魏婴的话语,江澄淡然一笑,不过片刻之后,就因为犬牙的毒性,彻底的昏迷了过去。

“江澄,江澄!!”

魏婴的心顿时一沉,撕心裂肺的叫喊起江澄的名字,可江澄一点反应都没有,脸色也越发的苍白。

江澄被咬伤的口子,更是在片刻之间浓化,不时的有些恶臭从伤口处传来。

魏婴脸色灰白,他明显感觉到江澄此刻的状况非常糟糕,再不及时找人处理,江澄的这只手恐怕要废了,甚至可能还会危及性命。

“江澄...我绝不会让你出事的。”魏婴紧了紧手,眼神坚定的说道。

金凌久等不回魏婴江澄二人,心中不耐之际,正好听到魏婴的嘶吼,心中顿时涌现不好的预感,他再也按捺不住,不顾一切的跑进黑暗之林。

“舅舅!”金凌寻声而来,一眼遍看到重伤卧倒的江澄,心中震惊,焦急的跑到江澄身边。

不远处的三头恶犬,一直注视着魏婴这边,此刻,见又来了一人,又开始冒出凶光,恶狠狠的狂吠。

听到犬吠声,魏婴不由自主的颤抖,好不容易忍住心中不断涌现的惧怕,把江澄放到金凌的手里。

“金凌,你带江澄先走,我去处理它。”

金凌目视着江澄的伤口,此时,已经恶化至腐烂的程度。

“莫玄羽,这到底怎么回事,舅舅的伤口好像一直在恶化。”金凌抬起头,望向魏婴,虽然魏婴极力强忍着,金凌还是明显察觉到他的颤抖,他这才想起莫玄羽(魏婴)惧怕犬类。

金凌的目光随之看向那只三头恶犬,只见其中一只狗头的牙口鲜血淋漓,金凌这才明白过来江澄是被这怪物咬伤了。

想到这里,金凌顿时面露凶光,直接拔出自己的仙剑岁华,想都没想就冲着那只恶犬而去。

“金凌!!”

魏婴根本来不及阻止,金凌已然跑到恶犬身边,与三头怪犬不停的打斗。

三头恶犬根本不把金凌放在眼里,它扬起其中一只狗头,恶狠狠的咬住金凌的仙剑,制住金凌让他无法动弹后,立马就用剩余的狗头,恶狠狠的朝金凌的身体咬去。

魏婴眼见大事不妙,他直接抽出江澄的仙剑三毒,飞快的掷出,正好击中三头恶犬其中的一只狗头,恶犬嚎叫着倒退了好几步。

“金凌,江澄伤势恶化严重,你赶紧带他回去疗伤。”魏婴飞快的揪住金凌还要暴打三头恶犬的手,眼中都是寒光,冷冷的说道,“难道你想让你舅舅出事吗?”

“舅舅....”金凌顿了顿,他也明白江澄此时的情况不妙,可是也不想放过这只伤了江澄的恶犬。

“它,我来处理。”魏婴眼中出现赤红的光芒,心中的惧怕因为愤怒变得无影无踪。

金凌也差点险遭恶犬毒口,魏婴心头火起,它竟敢伤害他此生仅剩的亲人,魏婴此时恨不得将这只三头恶犬挫骨扬灰。

“你.....”

金凌看着莫玄羽(魏婴)狰狞的面容,脑中不禁困惑不已。明明之前还很惧怕,此时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气息。

“快走!”

魏婴厉声呵斥,金陵愣了愣,正宛如江澄一样的语气,害得金陵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。

过了一会儿,金凌这才反应了过来,刚想怒斥莫玄羽(魏婴),就见着恶犬又开始狂吠,已经做出咬人的姿势。

金凌只好忍下情绪,又深深的看了魏婴一眼,这才跑到江澄的身边,一把将江澄背起,丢下一句“你自己小心一点。” 就跑出了黑暗之林。

魏婴察觉到金凌已经跑远,眼中的赤色光芒更甚,张口吹了一段极美的音符,顿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。

“希望能召来一个厉害的....” 魏婴心中还在祈祷,那被召来的东西已经入了魏婴的眼睛。

“温宁。”

“魏公子。”鬼将军温宁,颤颤巍巍的走到魏婴的身边。

魏婴满眼震惊,但更多的是喜悦 ,他想说的话很多,但是现在却不是多说话的时候。魏婴冷眼看着三头恶犬,恶狠狠的对着温宁说道:“温宁,你先给我处理了它。”

鬼将军温宁,听到魏婴的吩咐,毫不犹豫的奔向三头恶犬,与之撕打了起来,不消片刻,三头恶犬的身体就被温宁撕碎了。

魏婴捡起江澄的三毒,走到温宁的身边,砍掉了锁在温宁身体的铁链。

“温宁,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,可现在不是时候,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,我到时再来找你。” 魏婴心细江澄,他现在只想飞快的回到江澄的身边,看看他是不是已经被救治回来了。

“听魏公子的。” 温宁立在魏婴身边,僵着脸,慢慢的回应着。

“我先走了。” 魏婴心中突然悸动,脸色微变,以为江澄出了状况,直接丢下一句话,就往黑暗之林的出口跑去。

“魏公子.....”

温宁轻声呢喃,望着魏婴离去的方向,久久的注视着,也不知道注视了多久后,这才迈动步伐,听从魏婴的话,找地方藏匿起来。

风吹着,林中落叶飞舞,已经没有人际的黑暗之林,突然又出现了一个黑色身影。

“魏婴,你果然回来了。”

黑色身影来到已经碎裂的三头怪犬旁边,扬起头阴森森的笑着,这笑声阴冷刺骨,不停地回响在黑暗之林中。

Ps:江澄持续昏迷,魏婴受千夫所指......【我要开始不断地虐澄羡啦,哈哈哈】

撩夫的下场(忘羡)

【祝魏无羡1031生日快乐!】


祝可爱的羡羡,永远恣意潇洒,快快乐乐!


开启链接模式:

石墨文档:https://shimo.im/docs/A88R3DgArGcUaoyf/

走微博: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300984347169361


提示:一辆来自云深不知处的小破车,请谨慎食用。


【忘羡】惊变(美人鱼羡)

【魏无羡1031生日快乐!】


祝可爱的羡羡,永远恣意潇洒,快快乐乐!


1、

成为了蓝湛的伴侣,促使魏婴不得不每年都回一趟云深不知处。


魏婴并不是不喜欢云深不知处,毕竟此处的景观还是很耐看的,可美好的事物远远比不上魏婴对雅正集的厌烦,看到石壁上密密麻麻的蓝氏家训,他就止不住的浑身发毛。


“我去!这是又增加了一千多条了吧。”


魏婴拽着蓝湛的衣襟,小脸顿时鼓了起来。


“别胡闹,你先回静室,我去见族中长辈。”蓝湛轻轻拍了拍魏婴纤细的手背,安抚的说道。


“你又要去见那些老头子啊。”魏婴不满,每次蓝湛一回到云深不知处,就丢下他好几个时辰。


“魏婴,我去去就回。”蓝湛看着魏婴瘪着脸,知道魏婴只是在闹别扭,并没有真的生气,所以他只是无奈的笑了笑,又轻拍了一下魏婴的手背,没在过多的犹豫,就往

主厅的方向走去。


“哼!” 看着走远的人,魏婴忍不住轻哼了一声,抬眼又望向那一堆密密麻麻的家训,心里不舒服。


“你不让犯戒,我偏要犯!” 魏婴冷哼着,扬起唇角的幅度越来越深。


2、

魏婴疾步行走在云深不知处境内,踢踹着脚下的石子,致使寂静的地方闹出了不小的动静。



有些蓝氏子弟,听到动静赶过来刚想训斥,但见到闹出动静的是魏婴,还没说出口的话又憋了回去,直憋的满脸通红。


魏婴见此,不免觉得好笑,刚想逗弄他们,又见他们 下意识的回避自己的视线,魏婴又觉得无趣,想想只好放弃了逗弄他们的想法。


忍住爆笑,魏婴依言,他回到了静室。


一步并作两步,魏婴快步的走到蓝湛藏酒的地方,他好久没喝到姑苏的名酒,嘴馋的紧。


揭开暗阁,魏婴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一坛天子笑,揭开酒封,咕噜噜的就往嘴里倒,直喝下半坛魏婴这才停下来,轻轻的擦了擦残留在嘴边的酒渍。


“真是太好喝了。”


魏婴的酒瘾完全被勾了起来,他不知道自己最后到底喝了几坛,只知道自己不停不停地喝,直到意识逐渐远去。


3、

意识混沌之中,魏婴摇了摇晕眩的脑袋。


“哇!这里是什么地方。”


入眼的都是朦胧的迷雾,魏婴的大脑片刻的呆滞,他使劲的眨眼睛, 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跑到这个奇怪的地方,他明明记得自己在蓝湛的静室喝酒的。


“魏婴,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吗?”


突然在空旷的空间里响起了一声沉稳的声音,魏婴条件反射的四处寻找,但始终找不到那人的身影。


“你是谁?!”


“你别找了,我并不在这里。”沉稳的声音,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,魏婴虽曾为夷陵老祖,驱使万千鬼物,但也被这个莫名的声音弄出了一身冷汗。


“魏婴,你知错吗?”


“你谁啊,莫名其妙的突然跑来问我,我做错什么了。” 魏婴皱眉,眼中闪过一丝对未知事物的恐惧,硬生生的回嘴。


“魏婴,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的不听管教,竟然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。” 沉稳的声音,渐渐地显露出失望,“你在我蓝家,无视蓝氏家规,一犯再犯,以前也就罢了,现如今,你也算我蓝氏中人,竟还是如此失礼...”


说着,他又叹了口气,突然加大嗓音,沉稳的声音直接侵入魏婴大脑,“竟然如此,你就接受我的惩罚吧。”


话音刚落,就扬起一阵狂风,吹散周围的迷雾,轻易的卷起魏婴的身体, 直往那突然出现的水池扔去。


“啊啊啊啊.....”


魏婴尖叫,扑通一声掉入水中, 水池中的水因魏婴未做防备,往他的嘴里灌进了不少。


“咳咳.....混蛋!”魏婴差点背过气,吐了吐满嘴的池水,忍不住轻声咒骂。


“不听管教,还辱骂先祖,我罚你半年不得轻易获得人身,在此期间,多数时间都为半人半鱼之躯,遇水则化。”


空旷的空间,沉稳的声音渐渐远去,可魏婴心里还是不断地发毛,他不肯相信自己会出现这么诡异的变化,却又清楚的感应到自己的双腿逐渐蜕变,最后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蓝色的鱼尾。


4、

“啊.....”


魏婴惊叫一声,从床上爬起来,看见蓝湛正担心的望着他。


“魏婴,你怎么了。”


魏婴哪里还顾得上回答蓝湛啊,他忙不迭迟的掀开(蓝湛回来后为他盖上的) 被子,看到自己还完好的双腿,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
“没事,没事,幸好只是个梦。”


“你呀,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了。” 蓝湛无奈的一笑,轻柔的擦了擦魏婴满脸的虚汗。


“要不要去洗个澡,看你浑身黏腻腻的应该也不舒服吧。”


“不想动。” 魏婴撇了撇嘴,靠在蓝湛的身上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我这是睡了多久啊。”


“也没多久,你不想动,我让人把热水拿到静室来吧。”


5、

习惯了被蓝湛照顾,魏婴没有拒绝,等热水送到的时候,他喜滋滋的跑去泡澡了。



魏婴的双脚 一入水,简直就是瞬间,他的双腿立刻化成了一条漂亮的蓝色鱼尾。


“这....这不可能!” 魏婴失声尖叫,难以置信的看着水中晃动的蓝色鱼尾。


蓝湛也闻声赶来,看到此时的魏婴,也瞪大了双眼,波澜不惊的眼眸闪现震惊。


“魏婴,你这...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
魏婴自己也被吓傻了,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看到也被吓了一大跳的蓝湛, 苦涩的把梦里的经历说了出来。


“你是说你变成这样,是蓝家先祖对你屡犯家规的惩罚。” 蓝湛了解了缘由,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
“嗯!” 魏婴猛点头,很是委屈的看着蓝湛。


“只是半年是吗?”


“嗯.....什么只是啊,半年啊!是半年,不是半天!!!” 魏婴郁闷瞪着蓝湛,而蓝湛却被他不断晃动的鱼尾吸引了全部的视线。


“你干嘛啊,好痒啊!” 蓝湛的手不知不觉已经抚摸上了魏婴蓝色的鱼尾,魏婴顿时敏感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
“不要碰啊,好痒啊!” 魏婴躲开蓝湛,一双眼睛蒙上了水雾,“蓝湛,你抱我出去吧,我自己出不来!”魏婴因为身体的突变,早就没有了洗澡的兴致。


“好!”


蓝湛轻柔的拖住魏婴那漂亮的鱼尾,打横抱起魏婴,往房间的床榻走去。


“蓝湛,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?” 魏婴苦兮兮望着蓝湛,鱼尾不由自主的晃动着。


“你先别急,先祖不是说多数时间吗,那就是少数时间可以恢复正常,也许待会你就会恢复双腿了。” 蓝湛柔声安慰,他显得并不是那么着急,因为他看着有着蓝色鱼尾的魏婴变得莫名的可爱。


“蓝湛,你是不是觉得我变成这样很有趣啊。” 魏婴看着蓝湛闪烁的眼眸,总觉得他有些居心不良。


“没有啊!” 蓝湛 将魏婴放到床榻,侧过身回避了魏婴的视线。


“哼。” 魏婴轻哼一声,蓝色鱼尾不停地晃动,可爱的样子直让蓝湛忍不住想要抚摸他。


“魏婴,你继续躺会儿,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。”看着漂亮的鱼尾,蓝湛就是忍不住想要触摸,为了避免惹毛魏婴,蓝湛最后只能找了个借口出去。


“去吧,去吧!”


魏婴也不想蓝湛一直看着自己丢人的样子,见他要走立马顺着赶人。


6、

魏婴躺在床榻上,摆动着鱼尾,心里忍不住想要吐槽梦里那个谁,又怕再一次遭到非人的惩罚,所以,只能憋着气闷闷的瞪着漂亮的蓝尾。


“什么时候恢复啊,我才不要一直这样待在屋子里。”


魏婴摸着蓝色的鳞片, 额头都拧成了川字。


“蓝湛,怎么还不回来,好无聊。” 魏婴因为无聊,完全忘记自己之前,恨不得让蓝湛离开的情况。


“哎.....”


魏婴又是叹气,又是挠头,在快要把自己逼疯的时候,蓝湛终于回来了。


“魏婴。”


“蓝湛,你怎么去了那么久。”魏婴忍不住抱怨,小表情垮垮的。


“去找可以让你尽快恢复的办法啊!”


“啊,那找到了吗?”魏婴闻言立马高兴,尾巴因为情绪的波动,不停地摆动。


“没有。”


“什么啊,害我白高兴一场。”魏婴又垮下了脸,闷闷的瞪回自己的尾巴。


“不急的,虽没找到办法,但我了解到,只要你三天不碰水就能恢复,并且保持一天的人身。” 蓝湛看着兴奋的魏婴,继续说道:“不过一天之后,你必须碰水,不然身体会出现问题。”


“能恢复一天也好啊。” 魏婴忍不住高兴,只要不是半年都这么个鬼样子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


蓝湛看着爱人恢复了往日的 开朗,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。


7、

半年之后。


蓝湛和魏婴携手,一起走出 云深不知处。


魏婴再一次望向满石壁的蓝氏家训,心中没了往日的厌烦,而是多了些许的敬畏。


心中不停默念,这惩罚我是受够了,而这该死的地方我再也不来了。


记忆中的美食(澄离羡)

【魏无羡1031生日快乐!!】


祝可爱的羡羡,永远恣意潇洒,快快乐乐!


1、

魏婴初入莲花坞。


“喂!魏无羡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?”


以师兄弟的身份,相处了个把月的江澄与魏婴,已经没了刚开始的芥蒂。


“唔...我想想啊...” 魏婴揪着江厌离给他束发的红丝带,看着江澄斜眼瞥视自己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好像是十月份的最后一天吧。”


“什么就好像啊,你个白痴!”江澄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盯着魏婴,心中默念着,今天是什么时间来着, 好像是十月三十,那么明天不就是...魏无羡的生辰。


“魏无羡,说吧,你的生辰想要什么。” 江澄一副就算魏婴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给他摘下来的豪气。


魏婴看着江澄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不禁失笑。


“不用啦,我不怎么过生辰的。” 魏婴低头掩饰眼底的哀伤,父母在世时,喜欢到处夜猎,也没怎么帮他过过生辰的,而今,他们都已经离世,这生辰过的更没有任何意义。


“什么?!你....” 江澄闻言惊愕了一下后,也想到了魏婴身世,把想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
“没什么啦。” 魏婴扬起脸笑了笑,他刚到莲花坞不久,不想奢望太多,毕竟获得温暖和失去温暖的感受都轻易让他触动身心。


2、

魏婴本以为话题就这么结束了,他继续开朗的笑对每个人,为了不招人(虞夫人嫌,他基本都很少出门的。


乖乖的蹲在某个角落,看着莲花坞里任何稀奇的地方。


在魏婴生辰当天,魏婴也是一如既往的找了小角落,发呆或者望天来打发时间。


“魏无羡,你怎么跑这里来了。”


魏婴看着跑的气喘吁吁的人,轻轻的皱了眉,“江澄,看你跑成这样,你不怕被虞夫人骂吗?”


好心提醒,却招到了江澄的白眼。


“你还好意思说,叫你到处乱跑。” 江澄没好气的瞪着魏婴,道,“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
“什么日子啊?”


至从魏婴来到莲花坞,也过了挺长一段时间,但他却从没去注意什么时间日子的,他每天所想的都是,哪天江家的人不要他了,他又该何去何从,因此每天都小心翼翼的待着,根本不顾得上其他。


“你这家伙!!” 江澄想要骂他几句,又想起魏婴曾说过他不过生辰,“算了,你跟我来。”


“干嘛啊?” 魏婴困惑。


“跟来就对了。”


江澄不在多说,只是拉着魏婴的手,往江厌离的房间走去。


“喂!江澄,你带我来师姐的房间干嘛?!” 魏婴一脑子的问号,他刚到江厌离的房间,就被江澄按坐在座位上。


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


3、

魏婴还想再问,空气中突然传来了美味的香气。


“这....” 随意嗅觉往门口望去,只见江厌离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莲藕排骨面,正朝魏婴的方向走来。


“师姐!”


“阿羡,生辰快乐!快尝尝师姐专门为你做的面。” 江厌离将碗面端到了魏婴的面前,一脸笑意的望着他。


“以后阿羡每年的生辰,师姐都帮阿羡过。”


“师姐!” 此时,魏婴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,只是无声的泪水的不断的落下。


原来在这世上还有对他这么好的人。


“魏无羡,哭什么啊,你还是不是男人。” 江澄看着魏婴感动的落泪,又是心疼又是好笑。


“滚,我现在只是个男孩。” 魏婴扬起手,粗鲁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对着江厌离甜甜的一笑,“谢谢师姐!”


魏婴吃完了面,连汤汁都一滴不剩的吸到肚中。


“好吃极了。”


江厌离看着吃的一脸满足的魏婴,揉了揉他的发丝,也轻轻的笑了。


魏婴早已忘记那是他几岁的生辰,但他知道,他是从那个时间开始,再也难以抗拒莲藕排骨的味道。



all羡 只想宠着你

第十三章

【心意相通2】


房间里很安静,魏婴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脸色微红,伸手想要推开江澄,可双手在触碰到江澄肩膀时又下不了手。


魏婴撇着头, 心里复杂莫名。


江澄似乎感觉到了魏婴心情的变化,又紧紧的抱了魏婴一会儿,这才松开了他。


“你不是也想去夜猎吗?那就去吧。” 江澄站起身,又恢复了一脸的面瘫,只是说话的语气再不像之前那么冰冷。


“你让我去啦。” 魏婴抖了抖身子,努力忽略心中异样,看着江澄嬉皮笑脸。


“不想去的话就乖乖在床上待着。”江澄瞪了眼魏婴,抬脚就往门外走去。


“去去去!”


魏婴 立马窜起来,快步追到江澄身边,不停地重复,生怕江澄丢下他。


看着走在身边的江澄,魏婴不禁在心里想,他是多久没有和江澄一起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呢,十多年了吧。


“江澄,你什么时候学会煮东西了。”


“.....”


“江澄,你煮的莲藕汤真的很好喝。”


“....”


“夜猎回来,你再煮给我喝呗。”


魏婴在江澄的身边,不停地念叨, 小嘴一直都闲不下来,正如多年之前那样,魏婴不停地在江澄耳边聒噪,而江澄则是摆着一脸的不耐烦,一句一句的把魏婴的话听在心里。


这是多么和谐的氛围啊,却被突然跑来的小破孩金凌给打散了。


“舅舅!”


金陵一边呼喊,一边快速的从远处跑来。他站立在江澄的一米处,狠狠地瞪着魏婴。


“舅舅,你不会是也要带着他一起去夜猎吧。” 金凌气呼呼的指着莫玄羽(魏婴),恨不得打死他,他好不容易让自家舅舅陪自己去夜猎,就是为了避免江澄和莫玄羽(魏婴)待在一起,因为最近江澄的举动越来越让他觉得他被莫玄羽(魏婴)带坏了。


从来对着别人冷脸的江澄,竟然为了莫玄羽(魏婴),亲自采摘莲藕,亲自购买食材,还为他一次次的出入厨房,这简直让金凌无法想象。


“是。” 江澄看着炸毛的金凌,只是冷冷的撇了一眼他,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。



“不行。” 金凌气的跳脚,无法接受江澄的回答。


“你说什么?!” 江澄眸色微沉,一脸阴鸷的盯着金陵,冷声道:“金凌,这几年本事没怎么长进,脾气倒是大了不少啊,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吗!”


“我就是不想他也一起去.....” 金凌看着江澄的冷脸,火气顿时消了一半,心中有些惧怕但还是倔着脾气看着江澄。


魏婴看着无声对峙的舅甥 两人,无语的在心中大叹了口气。


“江澄,你没事跟个小破孩计较什么。”


“你说什么,你个死断.....” 魏婴话音刚落,金凌顿时瞪向魏婴,手指因为怒火不停的抖动。


“金凌,你要是不想去就别去了。”江澄皱着眉忍着爆发的怒火,斜眼看着魏婴逐渐戏谑的表情,语气逐渐冰冷。


“舅舅...”


金凌心中不满,但还是不太敢继续触怒江澄,一双眼睛只好死死的瞪着莫玄羽(魏婴)撇着嘴嘟囔道:“我要去,你说过带我去的。”


“...要去就别那么多废话。”


江澄瞥了眼魏婴,示意他跟着,又叫上几名弟子,这才带头往云梦的禁地(黑暗之林)走去。


一路上,江澄周边都释放着冷空气,直冻的几名弟子直往莫玄羽(魏婴)的身后躲,但又顾及到他的身份,又不由自主的间隔了一段距离,只有金凌紧跟在莫玄羽(魏婴)的身旁,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
“金凌,你别这么直勾勾看着我,我会害羞的。”金陵一路上紧盯不放的视线,就算魏婴脸皮再厚,也还是被金凌盯的浑身不舒服。


“莫玄羽,你乱说什么呢。”金凌的脸色因为魏婴的话顿时烧红,恶狠狠的踹了莫玄羽(魏婴)一脚,恼怒的骂道:“你这个死断袖,你再乱说话我就杀了你。还有你对我舅舅到底做了什么,他怎么会对你这么莫名其妙。”


“什么莫名其妙?!”魏婴满脸困惑。


“你是不是找死。”金凌又忍不住踹了莫玄羽(魏婴)一脚,魏婴也并没有闪躲,硬生生的挨了金凌一脚,还是一脸懵的看着金凌。


“莫名其妙的对你那么好....”看着魏婴一脸白痴,似乎真的不懂,金凌也懵圈了,可嘴里还是不停地呢喃。


因为离得近,金凌的低语全部落进魏婴的耳里,他的脸色也因为金凌的呢喃变得越来越红润。


这个混蛋江澄,不会高调的在莲花坞表达对自己的心意了吧。魏婴忍不住在心里胡思乱想,以至于江澄什么时候停下来都没有发现,他就那么直直的撞上了江澄的后背。


“....江澄怎么了?!”


“到了,里面似乎真的有异动,我先去查勘一番,你和金陵先在这里守着。”江家不久前,收到一份黑暗之林的伤人事件,江澄原本以为这只是谣传,没曾想林中确实有异样传出。



“不,江澄你清楚我的,我要跟你一起去。”


“你.....”


江澄看着魏婴坚定的瞳孔,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,魏婴说的不错,就凭自己对魏婴的了解,和魏婴那该死的性格,肯定不会乖乖待着的,那他还不如把魏婴放在自己身边好好看着为好。


“金凌,你乖乖待在这里,我们先进去看看。”


“不,舅舅,我也要去!” 金凌察觉自己要被丢下,立马不满道。


“不听话就滚回去。”


“舅舅。”金凌被江澄狠狠的瞪着,只好不情愿的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
看着江澄和莫玄羽(魏婴)步入黑暗之林,渐渐地没了身影,金凌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他现在真的觉得这俩人有很大的问题。


“江澄,你没必要总是对金凌那么凶吧。” 魏婴跟在江澄的身边, 轻轻的皱着眉。


“....”


江澄并没有回话,他就只有金陵这么个外甥,他只想给金凌最好的,对他严厉也只是希望金凌可以变得强大。


“江澄...”


魏婴还想为金凌多说一些话,突然从林中深处猛然的窜出一只拥有三只狗头的怪物,吓得魏婴忍不住惊声尖叫,魏婴本来就怕狗,何况现在这只还拥有三只狗头的怪物。


三头怪物犬张着血盆大口,满口的獠牙,像是被人操纵了一般,直朝着魏婴的方向飞驰而来。此时的江澄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,三头怪物已然来到魏婴身边,正张着獠牙的大嘴即将咬上已经吓得丢了魂的魏婴。江澄看到如此一幕心跳差点停止,他顾不得思考,直接伸手挡在魏婴的面前,虽狠厉挥开其中一只狗头,但还是被另外的两只狗头狠狠的撕咬下一大片血肉。


“江澄!!!!”


魏婴看着江澄那血流如注的手臂,心中钝痛,顿时燃起了滔天的怒火,双目逐渐变得赤红,理智即将分崩离析。


“魏无羡,我没事,我没事!”江澄看着魏婴因为自己,情绪暴走,心中喜忧参半,他捂住不断流血的伤口,忍住剧烈的疼痛,紧紧的把魏婴抱在怀里,不停地安抚着魏婴的情绪。


“我没事,没事的...你别激动!”


“江澄,你怎么那么傻。”片刻之后,魏婴的情绪终于恢复,他抬起江澄那血淋淋的手臂,眼眸湿润心疼的责骂道。


“你没事就好。”江澄看着魏婴轻声的笑了笑,脸色却异常的苍白,“我觉得现在很不好,这犬牙可能有毒,不能再帮你赶狗了,你快走吧。”


三头怪物犬似乎也被江澄刚才一挥手伤到了,这会儿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。


“我不走,我不会走的。江澄你不会有事的,我不允许你有事。”魏婴抱着江澄恶狠狠的说着,他警告江澄也警告自己,他不会让江澄出事,刚才那一瞬间,他突然明白了,原来江澄早已经住进了他的心里。


Ps:虐一下下江澄,哈哈....下章你们肯定猜的到,我们温小可爱要出场啦!!!!



all羡 只想宠着你

第十二章
【心意相通1】

江澄说过给魏婴考虑的时间,果然,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没有去打搅他。

魏婴在床上躺了几天,骨头都躺软了,浑身散架的感觉让他不适的跳下床。

抬眼打量房间里的事物,本以为会是简单的摆设,毕竟江澄那个人并不会费心设置自己的卧房。可一眼望去,都是他熟悉的事物,这房间怎么那么像自己曾经睡过的卧房。

江澄难道是把自己曾经的睡房改成了他的卧房,魏婴越看房间里的事物越觉得这个可能性越大。

“江澄...”

魏婴忍不住呢喃,他走到房间里唯一的摆桌边,看到眼底里的尽是他曾经使用过事物,内心深处一种不知名的情愫悄悄的涌起。

轻轻的抚摸过被保养的很好的“随便”仙剑和那把鬼笛“陈情”,魏婴心情异常复杂,他原本以为江澄会把它们全部毁掉,从不曾想过自己还有机会再次触碰它们,而且它们还被保存的那么完好。

“江澄...”

魏婴心情复杂,他似乎忽然看懂了江澄的心意,这种明了的感觉让他害怕,并不是他畏惧江澄的心意,而是明确江澄的心意之后,心中不断涌起的莫名情愫让他茫然无措。

对于江澄到底是什么想法呢,魏婴绞尽脑汁之后, 还是茫然,他深思不了更多,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,江澄并没有真的恨他,这让魏婴的内心非常欣喜。

“莫公子,宗主让我给你端来这个...”

魏婴还在狂喜之中,没有注意到身后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个人,突然的出声 ,令魏婴惊吓的转过身来。

“你干什么啊,人吓人会吓死人的。” 魏婴恼怒的伸手一指,面容不善的瞪着来者。

“.....” 来人也不悦的瞪着魏婴,心说,我才被你吓了一大跳。

“宗主让我端这个给你喝。”

魏婴看着来人手中的汤碗,脸上立马绽放笑容,他快速拿过汤碗,就着碗口喝下一大口汤汁,乐呵呵的说道:“这莲藕排骨汤谁做的,味道越来越好了。”

卧床的日子,魏婴接二连三的都是喝着莲藕汤,魏婴不但没有吃腻,而且竟然渐渐地有吃上瘾的趋势。

“.....” 来人不说话,只是示意魏婴赶紧喝完,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呢。

“喂!你干嘛不回答我的问题。” 魏婴瞪着他,一副他不说就不喝了的势头。

“....宗主不让说。”挠了挠头,很是为难的说道。

“江澄....难道这是....” 魏婴皱着眉,他好像发现了不得了事情,江澄竟然亲自下厨给他煮东西吃吗,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江澄吗。

“莫公子,你赶紧喝吧,我还有事呢。”

“你有事就走啊。”魏婴一边喝汤,一边无语的看着他,真是莫名奇妙,他又没有强留他下来。

“宗主,他要我看你喝完它。”

“....”

江澄到底什么意思,魏婴更加无语。看着一脸着急想走的人,魏婴也不好在为难他,他快速的解决了食物,就把汤碗 交给了他。

“江澄现在在干嘛?!” 魏婴擦了擦嘴,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“额...金小公子缠着要去夜猎,宗主没办法,正打算带他去。”

“什么夜猎,我也要去,我.....” 魏婴话还没说完,不知何时到来的江澄已经迈步进来,江澄示意他人出去,伸手又把魏婴带回到床上。

“你伤还没好,好好在床上待着。”

魏婴撇嘴,几天没见,江澄还是那张面瘫脸。

“我好了,完全好了。” 为了证明一般,魏婴拍了拍胸口,扯着江澄的衣角:“江澄,我真的好了,你也让我去吧,我好久没有夜猎了,手痒的很,你就让我去吧。”

江澄睨着魏婴的手,似乎被他的行为愉悦到,冰冷的面容瓦解了一点点 。

“你确定真的好了,那让我看看。” 江澄戏谑的看着魏婴,直看得魏婴脸色发烫。

这个死江澄,魏婴恼怒,至从知道了江澄的心意,他面对江澄总有些别扭,心里想见到他,可真的见到了又不知怎么和他相处。

“江澄!!”

魏婴含羞带嗔的瞪着江澄,这简直就是妥妥的勾引。江澄看着心心念念的人儿,心神震荡,看着魏婴紧抿的唇瓣,被诱惑了一般,张嘴就吻上那柔嫩丰满的粉唇。

“唔......江....江 .....澄....” 魏婴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, 唇上那温润的触感,令魏婴面颊绯红,耳根发烫。

魏婴的心跳的很厉害,江澄的吻他不仅不觉的恶心,而且还感觉很舒服。感受着心中那不断涌起的一丝丝甜意,终于令魏婴茫然的心绪找到了一丝交点,他想也许自己也是喜欢江澄的吧。

“阿婴,我喜欢你,也可以等你,但是你不要让我等太久。” 江澄放开魏婴的唇,把魏婴紧紧的抱在怀里,轻声的呢喃着:“因为我已经等的够久了。”

Ps:我终于让江澄 抱得美人归了!金凌即将上场,对魏婴慢慢改变态度....下章虐江澄......哈哈哈

魏小猫儿的饲养

(绝对ooc,在意的人慎入慎入!!)

第二章
天空逐渐泛白,一夜未眠的魏婴,用爪子挠了挠泛着露水的发丝,爽朗的笑了几声。

“今天一定走出这个鬼地方。”

魏婴轻拍衣服,将沾染了一夜的尘土扫去,这才跨着小短腿,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。

不知走了多久,在魏婴 感到精疲力尽的时候,他终于走到了一片树林中。

“好饿啊,也不知道有没有野果吃。”

魏婴在树下靠躺了一会儿,又迈步走起,他实在是饥饿难耐啊。

小眼睛搜索着这一片巨大的树林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颗结满了果子的树木,正在他喜悦的时候,他的小腿肚被什么东西给啃了一下。

“啊嗯!”

一声惊呼被魏婴咽下,他低头 看见一只有他胳膊那么大的蜈蚣正往他的小腿上爬。魏婴惊吓的用爪子把它拍开,魂魄差点都要飞了。

太吓人了!!

魏婴还没惊吓中回过神,那只被打了的蜈蚣好像被他惹毛了,竖起长须朝着魏婴猛扑了过来。

“啊....滚开.....”

“这么细皮嫩肉的食物,我真是有口福了。” 蜈蚣张大了嘴,露出了尖细的牙齿。

“你怎么能说话.....” 魏婴大脑迟钝,他刚刚听到了什么?!

大蜈蚣也听见了魏婴惊恐的疑问,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魏婴:“你能听懂我说话。”

魏婴猛点头,下意识的退后 。

“有趣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听懂我说话的东西。” 大蜈蚣好奇的看着魏婴,收起了那令人颤栗尖利的牙齿。

“你才是东西呢。” 魏婴不满的撇嘴。

“哼,看在你能听懂我说话的份上,我暂时不吃你了。” 大蜈蚣白了魏婴一眼,转过身往来时的方向爬去。

魏婴拍拍自己的胸口,竟然有种捡回一条命的幸庆。

“以后要多加小心,不然哪天又成别的嘴里的食物。” 对于为什么能听懂大蜈蚣的话,魏婴并没有多做思考,因为他太饿了,理所当然就忽视这个问题。

爬了将近一个小时,魏婴这才爬到结满果子的枝丫上,看着绿油油的有他身体那么大的果子,魏婴咽了咽口水,非常费力的扒下一颗,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“这一颗都够吃一天了。”

魏婴满心欢喜,小心翼翼的在枝丫下扭动, 将手中的野果往树下的落叶里扔。魏婴只摘了两颗,因为太多他也拿不动。

看着以后几天的食物有了着落,魏婴欣喜的靠坐在 枝丫上,把怀里紧紧抱着的果子,拿到鼻尖闻了闻。

“好香啊!”

忍不住诱惑,肚子也饿的咕咕叫,魏婴朝着野果就是一啃,香甜的汁液立即顺着魏婴的小嘴流进肚中。

“好甜。”

魏婴砸了咂嘴,鲜嫩的果肉真是太香甜了。魏婴一口接一口 的吃着,直到他的小肚子都鼓了起来。

“好饱啊!”

魏婴纠结的看着怀里还剩一半的野果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扔了吧可惜,可是再吃下去自己肯定撑坏了。

“休息一下再吃好了。”

魏婴找了个叶子比较多的枝丫,刚想好好的睡一觉,突然远处飞来了一只大鸟,他被吓得一动都不敢动。

“怎么这么背啊,早知道应该下去吃的。”

魏婴这会儿再也顾不上 野果了,他思考着怎么从树下快速的滑下去。

“还是先躲起来吧。”

完全找不到快速下去的办法,魏婴只好小心翼翼的缩在茂密的树叶里,等着这只大鸟飞走。

鸟儿飞驰而来,从 树边大绕了一圈,可能没发现什么食物吧,转眼间又飞走了,魏婴提起来的心终于一下子落下。

“好险,好险!”

惊险的躲过,魏婴再也不敢待在树上了,他又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,终于从树上爬了下来,抱起好不容易摘下的果子。

“树林里太危险了,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落脚吧。”

魏婴轻声呢喃着,朝着以前待过的山洞的方向走去。

未完待续

Ps~:好吧,小攻们终于要上场了,会是谁来找羡羡呢!?哈哈哈....就是不告诉你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