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笊闯天涯

随,顺其自然。不妄怒,不强求,不悲观,不忘形。

死了都要爱 【有一点点吓人】 mingkit

     我死了,连尸体也腐烂在地里,但你却在笑,笑着我的卑微和绝望——题记。

1

  他再次来到我的诊所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。我看着神色阴郁的他托了托眼镜:“还是没有好转么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他疲惫的说,精致的脸上更加苍白了。

  “你,还是经常做一些破碎的梦么?”我皱皱眉,问道。
  “嗯。”他揉着眼角,神色极其痛苦。

  “你放松一点,想想一些可以让自己轻松的事情。”我看着他雪白的皮肤上透出的被捏的红的发紫的痕迹有些怜惜的说。

  他听了,沉默片刻,低声说:“我...试过了各种办法,健身,唱K,旅游都没什么用,一到夜晚就噩梦来袭。”

  我有些泄气了,眼前这个是我大学时认识的一个朋友,长相优秀的人,曾经也被评选为校之月。

  他看着我露出的无可奈何的表情,嘴唇又抿了起来:“kit”他缓缓的叫道。

  “嗯?”我疑惑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能不能去我家里陪陪我。”ming的脸上露出近乎绝望又期待的神色。

  我愣了愣:“这样不好吧?你可以常来我这里的。”

  “我快要疯了。”ming的眼里射出一种令我有些心惊胆颤的光芒:“你就帮帮我好吗?”

  “嗯,好吧。”沉吟片刻,我答应了。

  “那就明天吧。”ming站了起来:“明天我来接你。”

  我点点头,却觉的心里有着不知名的不安。

  ming和我在大学的时候曾交往过两年,可到我即将毕业的时候,他突然消失无踪了,那时的我度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烦闷的日子。

我取下眼镜,苦笑着揉揉眼角。

2
  
第二天下午,我一下班ming就来接我去他家了。

ming的家处在郊外的一幢别墅里,开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到。他家门卫森严的样子让我开始疑惑他家的职业到底是什么。

  “进来吧。”ming推开了厚重的大门。

  我看着隐匿一片黑暗中的入口竟有些迟疑,内心隐约在叫嚣:别进去,别进去,进去会毁了你。

  “怎么了?”ming偏过头问了一句,或许是错觉,我居然看到他眼里透出一种深蓝色的光,就像一个饿了十几天却突然看到食物的野兽。

  “没,没事。”我暗叹自己太过敏感了。

  “呵。”低笑一声,ming打开了客厅的灯,惨白的灯光笼罩着暖色调的客厅,脚步踏在木制地板上发出塔塔的清脆声,一切都显得那么空荡和寂寞,甚至,透出一丝丝死气,我觉的心里非常不舒服。

  “为什么家里不请佣人?”我轻声问。

  “不喜欢有人进我的屋子。”ming唇角微带笑意:“如果可以,我连门外的保镖也不想要。”

  我苦涩的咧着嘴角,一时间有些后悔来到这里。

  “想要吃点什么吗?”ming领着我走到餐桌边:“我去给你煮点吃的。”

“随便什么都可以的。”ming会煮东西在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我就知道了。

ming进厨房好一会儿,终于端出了一碗面,和一杯牛奶。

“怎么只有一碗?你不吃么?”我疑惑的问。

“我吃过了。”

我在他犀利的目光下吃了面条,喝光了牛奶。

“很晚了呢,我带你去你今晚要睡的房间”ming阴沉的一张脸低语。

  “嗯。”我答应了声,走进了房间。非常干净,无论是梳妆台,壁灯还是阳台都显得一尘不染。我托托眼镜:“那我先休息了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ming露出一个近乎无的笑容:“做个好梦。”

  我看着他艳丽的面容,就那么愣住了。

“他真的有心理疾病吗?”

思来想去,脑子里一阵发懵,带着困惑我渐渐地睡了。

3

 醒来的时候已经近11点了,我勉强坐起来,感到全身都像散架了一样,能和ming在一起我还是非常高兴的,但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我揉了揉头,却一时也没想起来。

  “你醒了?”ming像是刚洗完澡,头发还是湿漉漉的。

  “嗯。”我应道。

  “给你准备了早餐。”ming宠溺的笑着:“一起来吃吧。”

  看着ming的笑容,我终于想起了是什么地方不对。目的,目的错了,来ming的家里不就是为了他那接连不断做破碎的怪梦而导致的心理问题么?

可现在他这个样子哪像是?被噩梦困扰的样子?

  “ming”我疑惑的开了口:“你昨天还...”

  “先吃饭吧,边吃我们边谈。”ming淡淡的打断了我的话,转身就那么离开了。

  我沉默的看着ming的背影,心中却越发不安起来。

  说是早餐却比午餐还丰盛了,我嚼着粘稠的粥,抬头看了一眼ming。

  “三年前开始我就间歇性地做噩梦,总是看到自己支离破碎的身体。”ming痛苦的的摩挲着牛奶杯:“最近越来越频繁了,但至从和你相遇开始,就好像获得了重生一样,那感觉有淡去的趋势。”
 “你...昨天...没有做噩梦了么?”我咽下粥,问道。
  
“嗯,三年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。”

“....”
我低头无声的喝着粥,总觉得ming看我的眼神怪怪的。

4

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。

我始终呆在ming的屋子里,每当想出去就会被外面的保镖拦住。

是软禁?是软禁。我不止一次问过ming他到底想干什么,ming拒绝回答,他只会紧紧的拥住我,在我耳边重复一遍又一遍:“你是我的,我为你而活。”

每到这时我就会软了心肠,抚慰似地亲吻他的脸颊。

  但是,这太不正常了。没错,被软禁的结果是我越来越嗜睡,每天几乎有大半时间都沉浸在睡梦中,还有那些光怪陆离的梦,想到这里,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吱嘎”门开了,略带风尘的ming走了进来。

  “睡醒了么。”坐在床边,他抚摸着我的背柔声问。

  “我想出去。”我皱着眉,又一次提出了要求。

  ming这次却没有抱我,他的眼神变得诡异无比:“快了,很快你就可以出去了,我不会再拦着你。”

  我想说什么,却觉的睡意再次涌上来。

  “睡吧,睡吧。”温柔的呢喃是情人在耳边的低语,我闭上了眼。

  就这么睡去了,梦里是黑色的。一辆轿车碾压着一副破败不堪的身躯,窒息般的感觉汹涌而至,我只知道自己很难过,难过的快要死去。

5

再次醒来脑袋昏昏沉沉的,我走出房间去ming的房间找他。

房间里空荡荡的,ming不在里面,本来主人不在我不该私自进入的,但还是忍不住好奇。

我走进了他的房间,黑白色单调的格局让我感觉怪异。

四处看了看,在书桌的墙角发现了一本笔记,不知怎么的我就忍不住自己手指翻看了起来。

里面写着很多都是在大学里,我和ming认识的琐事,从认识到交往,ming都一点一滴的记录着。

我很感动,自己没有爱错人。

忍着强烈的情感,我把整本笔记都翻阅了。

在最后几页里,也就是近期...

我惊呆了,或者是吓傻了...

ming现在是个活死人。

6

看着笔记我终于知道了。
  
原来在我大四的时候,他不是莫名的消失,而是出车祸了变成了植物人。

他在医院里足足躺了三年,然后靠着自己坚定的意念醒了过来。

刚开始ming当然很是高兴,因为他觉得自己又可以和他的心爱的在一起了。

可是没过多久,他的身体的异常让他渐渐地明白自己已然不是活人。

他发现,自己没有心跳,没有脉搏,没有一个活人应该有的一切特征,身上开始长着红斑,也就是所谓的尸斑。

天呐!!!

我全身发冷的颤抖着,笔记本就这么从我的手中滑落。

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,我惊吓的往门边望去,ming一步一步的向我走进来。

  “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是想怎么样?”我惊恐的看着他。

  “想把你变成和我一样的生物,我们永远在一起啊。”

温柔的话语带着冰凉的气息在我耳边出现,我僵硬的看着ming,看见他用迷恋的眼神看着我:“不好么?”

  我明白了,ming的囚禁,我的嗜睡,而那些怪梦,明明就是ming自己的感受。

  “你怕了。”ming缓缓坐到床边,将我的手按在他的胸口,那里冰凉一片没有丝毫起伏:“我为你而活,任何人都可以怕,唯独你不可以。”

  我迷蒙的摇着头,觉的头开始昏沉沉的。

  “当我知道你的职业是心理医生的时候就明白这是天意,开始利用心理问题咨询和你接触,后来我不想那么快吓到你,就尽力的安抚你隐瞒你,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,即使知道了,你也是逃不掉的,哈哈哈哈哈,kit,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”

  眼前一片黑暗,我陷入了无尽的梦魇。

  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我醒来后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和ming甜蜜的笑容,我将手按在自己的胸口,那里,冰冷一片,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温度,不过,可以永远在一起了,不是么?我笑了。
  

评论(29)

热度(72)

  1. 🌸hello暖暖.小笊闯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