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笊闯天涯

随,顺其自然。不妄怒,不强求,不悲观,不忘形。

all羡 只想宠着你

第六章
【故友重逢(2)】 

江澄!

魏婴心道不好,面对这往日故友,他不知该摆什么表情,只是收起还略带笑意的面容 ,楞楞地望着树梢上的那抹身影,很久都没收回视线。

对于魏婴来说,他对江澄的感情是极其复杂的。 江澄即是他发小、玩伴。从小到大,江澄总是不余遗力的在他胡闹后帮忙收拾各种烂摊子。可也是江澄,在他前世最后的一刻,对他一剑穿心送他魂归地府之人。

往日种种经历,一幕幕的从脑海中闪过。

魏婴淡然一笑,心却做不到毫无波澜。 故作淡定的收回视线,魏婴冷哼道:“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江宗主啊,那就难怪了。”

魏婴斜靠在粗壮的树干上,双手后搭撑着脖子,一副漫不经心欠扁的样子。

“你说什么,莫玄羽,我看你是真的不要命了。”魏婴话落,金陵就立刻瞪向魏婴,忍不住呵斥道。

魏婴动作随意,可在江澄的眼里却早已激起了惊涛骇浪。

说到底,江澄与魏婴实在是太熟了,熟到对方的举动,甚至言谈、一颦一笑都了如指掌。

江澄下意识的揉捏着紫电,眼睛如燎原的星火般狠狠地盯着魏婴。如果眼下的人就是魏婴,今天,无论如何他都非得把魏婴绑回云梦。

“你是莫玄羽?” 江澄斜睨着魏婴,冷声问道:“什么来历。”

“舅舅,他就是那个被金家...” 金凌插嘴道。

“金凌,你闭嘴,我没让你说话,乖乖在那里呆着。” 江澄一步跃下树梢,平稳的落在魏婴的身前。说出口的话虽是呵斥金凌,可目光却死死得瞪着魏婴。

“你说!” 

魏婴心道不妙,他怎么知道莫玄羽是个什么来历?! 可眼下,按江澄这个态度,如果他不说点什么,恐怕大事不妙。

难道江澄认出他了,怎么可能啊,他又没有吹笛引尸。 魏婴忍不住又瞥了江澄一眼,这一瞥更是心惊不已。

江澄那个眼神简直是要吃了他。 

“说话!” 

看他一言不发,江澄 怒从心起,伸手狠狠地的掐住魏婴的下巴,大声呵道。

“对,我是莫玄羽。” 魏婴挣脱不开江澄的手掌,感受着下巴处渐渐地传来刺痛,魏婴紧皱眉头嘲讽道:“堂堂地江宗主,就是这么欺负一个灵力弱小之辈吗?”

江澄盯着魏婴的一举一动,心中暗暗慎道,太像了,这说话的口气,不是魏婴又能是谁。

“舅舅!” 

金凌虽看不惯莫玄羽,可眼见着江澄似乎起了杀心,还是忍不住阻止。

“闭嘴!” 

江澄狠力放开了手,魏婴原以为江澄打算放他离开,心下放松的揉捏着被江澄掐红的下巴,正打算开口吐槽江澄几句,就被紫电聚散开来的鞭子狠狠地抽到了腰身。

“你...” 

江澄满脸的不可置信,他确信自己没认错人,可是被他抽到的魏婴怎么没有丝毫反应。

难道莫玄羽没被夺舍,难道眼前的人果真不是魏婴。

魏婴被紫电抽到的地方,又麻又疼,他呲牙忍耐着。果然江澄怀疑他了,可如今这一抽,应该可以把所有的疑虑都抽光了吧。

魏婴揉着腰,扯着嗓子,气呼呼的指着江澄,满脸怒容的哼道:“我没得罪你吧!江宗主,你凭什么打我!”

原本江澄也以为自己认错了,或许有些人也有魏婴的习惯,毕竟学他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刚打算放过这个所谓的莫玄羽,却又被眼前人这跳脚的身影搞得呼吸一窒。

他绝对是魏婴,江澄再不做他想了。魏婴每次气急败坏都会无意识的这样,他魏婴不知,可江澄却了如指掌。

“金凌!” 

哼,紫电没法抽出你的灵魂我也有办法让你承认。

“去,把你的灵犬找来。” 

“好的,可是,舅舅你要灵犬干嘛!” 金凌疑惑。

“废什么话,还不快去!”江澄呵斥。

“知道了。” 

金陵远去,江澄看着至从听到他要召唤来灵犬,就忍不住颤抖起来的人,冷冷的笑了一声。(不良渣文手:好吧,我把羡羡畏惧狗的事件放大两倍,说道狗就怕的羡羡我觉得莫名可爱。)

“魏无羡,你还敢说你是莫玄羽吗?!”

江澄一手握住魏婴发颤的手掌,又是一声冷哼,眼底 尽是无法言说的情绪,只说道:“金凌养的灵犬可比我养的凶恶多了,你想试试看嘛?”

“你...”魏婴止不住的颤抖,他冷冷的瞪着江澄。知道自己无法隐瞒下去了,果然一碰上江澄,他就得完蛋。前世如此,今生亦是如此!

“江澄,是我又怎样?”

“果然是你!”

魏婴乘着江澄愣神的空儿,抽回被他握红的手腕,揉捏着哼道:“我也死过一次了,再大的仇恨也该放下了。”

“放下!!哈哈哈....”江澄怒极反笑,他死死的盯着魏婴,嘲讽的呵斥道:“魏无羡,你让我如何放下。”

“因为你,好管闲事,云梦被温家屠满门,从此我失去了双亲。最可笑的是,最后还是因为你,为了温狗,竟害我失去了阿姐,让金凌从小失去了双亲。”

江澄红着眼,情绪激动道:“而如今你叫我如何放下。”(江澄:最重要的是你还让我失去了你15年)

“....”说道江家其余人,魏婴心中有愧,他无话可说。(渣文手:羡羡,这不是你的错,温狗想屠江家已经很久了,没有你的问题,他们还是会屠的,早晚的问题。)

“那你现在想怎样?再杀一次我吗?” 魏婴心下苦涩,他与江家的恩怨到底该如何了结。

“跟我回云梦。” 

“什么?!” 魏婴以为自己幻听,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。

“跟我回云梦。” 江澄盯着魏婴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“我不...” 魏婴是很想回云梦,可不是现在的这个云梦。

“由不得你。” 

江澄将鞭子一甩,牢牢的捆住了魏婴,说道:“不想更难看的话,你最好的老实跟着。”

魏婴心下吐槽,我现在的样子已经够难看了,还能更难看到哪里去。 

Ps:蓝二哥哥,我想让你出场的,不知道评论底下的宝宝们愿不愿意。 

评论(25)

热度(3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