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笊闯天涯

随,顺其自然。不妄怒,不强求,不悲观,不忘形。

无题(all羡)

Ps:莫名其妙的突然从脑子里钻出这么个梗,所以随便来了


大概剧情:


羡羡,拥有见鬼体质(也可以说是传说中的阴阳眼吧),本身的能力(靠修炼,会越来越强大的)


澄澄:驱鬼师,偶遇羡羡,结友(感情慢慢发展。)


蓝氏双壁(与我们可爱的羡羡有婚姻,指腹为婚),为见逃婚的羡羡一面,出来寻找他,然后又是偶遇。羡:特么的,哪里那么多的偶遇。


其他:不详


正文



清早,江澄打点好了一切,又把魏无羡喂饱了,这才启程往莲花坞的方向赶去。


徒步行走三天,江澄被魏无羡闹得不知道念了多少静心咒,才能忍住脾气不教训身边这个任性的小家伙。


江澄的行程本来不仓促的,可是多了个任性的小家伙,他不得不把时间安排的更紧凑一些。


因为不久后,就是江澄阿姐的婚宴,家里千叮咛万嘱咐的,他可不敢错过了。


“澄澄,我们去这个百花城看看吧,好不好?” 魏无羡直摇着江澄的手臂,一脸讨好的望着江澄,“这个地方好香啊,羡羡从来没见过这么香的地方呢!”


“....” 江澄真是满脸黑线,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了,每到一个地方,魏无羡就要去看看,异兽城、百鸟镇,简直了,可是江澄又拒绝不了魏无羡对他撒娇的样子。


“澄澄,求求你了,好不好嘛。” 魏无羡嘟着小嘴撒娇,摇的江澄的手臂快要散架了。


“额...只能待半天。” 实在对魏无羡这个样子,无可奈何,江澄只能冷着脸答应了,看着他欢脱的跑进百花城,江澄脸上扬起那宠溺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。


魏无羡撒欢的跑着,到处观看着,他不用担心自己走丢,因为江澄会一直跟着他的,他就是这么的笃定。


在一个花摊前,魏无羡被一种从未见过的鲜花迷了眼,脚步下意识的停了下来,正打算 仔细看看,却被身旁的人抓住了肩膀。


“你是魏无羡吗?”


魏无羡 疑惑的瞪向发问者,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,目光与之一对视,眼前人的面貌让魏无羡晃了眼,真是人比花娇,额,这是形容女子的,应该是什么呢?!算了不深究了,不过他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。


“你.....”


“魏无羡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蓝曦臣把魏无羡,深深地怀抱在自己怀里,身子颤抖的好像突然获得了 珍宝似的。


“你是谁啊?我不认识你,快放开我。” 魏无羡羞赧的不断挣脱着,一脑门的疑问,这人简直莫名其妙啊,这么能这么随便抱人,真不要脸。


“我是你的夫君啊,羡羡!”


原来,魏无羡面前的是蓝氏双壁中其中一人蓝曦臣,他至从和胞弟蓝湛出来寻找魏无羡,已经过了好多天了,一直没有获得魏无羡的消息,心情不怎么好又刚好路过这个地方缓解一下糟糕的心绪,没曾想竟然让他遇到自己的宝贝。


“你神经啊...你胡说什么啊?!”


魏无羡羞恼极了,这个人真的 莫名其妙,真的非常不要脸,魏无羡被气的不轻,可是又挣脱不开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已经被江澄从蓝曦臣的怀里拉了出来。


“澄澄,这个登徒子,呜呜....” 魏无羡抱住江澄的手臂,气呼呼的瞪着蓝曦臣。江澄也被蓝曦臣的举动气的不轻,本来他看着魏无羡玩的正开心,心里也高兴,也看起周围的事物,刚想顺便给自己的阿姐买份贺礼,只是那么一瞬间,魏无羡就被人抱在了怀里,气的他差点拔出了宝剑要砍人。


蓝曦臣看着江澄和魏无羡两个人亲密的举动,心下也是 不悦,自己的娘子怎么能抱着别人的手。


“羡羡,怎么能说我是登徒子啊,我是蓝曦臣,我可是你指腹为婚的夫君呢。” 蓝曦臣怒瞪着江澄,想把魏无羡再次拉回到自己的怀里,可被魏无羡毫不犹豫的躲开了。


“你...你说你是谁?!” 魏无羡惊诧的瞪着,他瞪着蓝曦臣都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
“我是你的夫君,快过来,你怎么能抱着别人。”


蓝曦臣被魏无羡直接拒绝,心里不舒服,而且还看着他紧紧的抱着江澄,也有些恼了,表情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。


“澄澄,才不是别人,哼!” 魏无羡紧紧的抱着江澄的手,这让江澄的心里好受了一些,怒气为散,又了解情况,正主来了,他的心里有些灰白,觉得自己差不多要失去魏无羡了,没想到魏无羡也这么在乎他。


“这位朋友,阿羡还未嫁给你,你怎么能自称是他的夫君,不觉得很好笑吗?” 江澄冷冷的瞪着蓝曦臣,言辞犀利的冷声道。


魏无羡也配合的点点头,气的蓝曦臣想揍人。


“羡羡,你难道想让你父母难过吗?” 努力忍住心中的怒火,蓝曦臣温和望着魏无羡,眼眸里透着伤感,“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逃婚让家里人多担心啊,你的父母....”


“我的父母怎么了?!?”听到有关父母的消息, 魏无羡急切的问道。


“你这么不听话,他们很难过啊,这次修书到我们那,说是身体.....”


蓝曦臣又停顿,魏无羡更加急了,他马上拉住蓝曦臣的手臂,不自觉摇晃起来。


“你不用太担心,我们家已经派人去看了,你的父母已经没事了,不过,你如果还是要逃婚,后面会怎么样就不知道了。”


“我不是故意让他们难过的....呜呜....澄澄,怎么办?!”魏无羡又紧紧抱回江澄的手臂,眼眶里布满了泪水,江澄看的心疼极了,轻柔的擦去魏无羡眼角的泪水,狠狠地怒瞪着蓝曦臣,江澄知道蓝曦臣是故意那样说的,魏无羡虽然任性但还是乖巧的。


“别哭,不是说了他们没事吗?”


“呜呜....澄澄,是阿羡不乖,惹父母难过了....”


魏无羡哭的根本停不下来,蓝曦臣这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,只能无言的陪着江澄安慰魏无羡。


好不容易安抚好了魏无羡,小家伙已经靠着他睡着了,江澄只好抱着他,心里很不愿意,还是去了蓝曦臣息脚的地方。


Ps:我擦!!我到底写了什么啊!!哈哈


评论(9)

热度(1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