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笊闯天涯

随,顺其自然。不妄怒,不强求,不悲观,不忘形。

all羡 只想宠着你

(刚入坑不久,别嫌弃!)

第一章
【魏婴(字无羡)身陨】

云深不知处。

他死了!他竟然还是死掉了!

消息传回云深不知处时,蓝湛重伤躺在病榻上!

蓝湛又一次落泪了,这是他第二次流泪!(提示:第一次落泪在火烧云深不知处,父亲重伤,兄长失踪。)他没曾想自己拼死护住的魏婴,最后还是在乱葬岗丢掉了性命。

蓝湛苍白着一张俊脸,不顾及整理衣襟,拖着伤痛的身体,赶往围剿魏婴的乱葬岗。

找不到,连一丝残魂都找不到。蓝湛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了!

身体上传来的伤痛,远不及心口传来的钝痛!蓝湛抚着胸口跪在地上,望着乱葬岗残存的废墟心如死灰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乱葬岗深处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,蓝湛这才收回游荡了很久的神智。

蓝湛看着婴儿,和他手中握着的香囊!

“魏婴....”

一手抱起婴儿,将香囊紧握进手中,蓝湛的眼中满是伤痛,语气轻到几乎听不到。

“魏婴,如果他是你拼死护下来的,我会帮你先照顾他,然后.....” 望着眼前的废墟,蓝湛坚定的说,“等你回来!”

蓝湛相信魏婴不会就此消失,即使现在一点残魂都找不到,但他还是不相信他真正死亡, 不管是心中自私的希望还是那对魏婴盲目的自信。

“从此以后你就叫蓝思追。”

蓝湛将婴儿抱回云深不知处,亲自教导,直至他从新一辈的人才中脱颖而出。

莲花坞

酒水下肚,平常可口的美酒,如今尝起来只剩下苦涩。

“魏无羡....”

江澄轻轻的呢喃,手中拿着从乱葬岗那夺到的战利品鬼笛‘陈情’,眼中满是他看不清的伤痛。

“魏无羡!”江澄又灌了一大口的酒水,狠厉的擦着嘴角,“你这个混蛋,警告你多少次了,多少次啊,可你为何偏偏还要学那些见鬼的东西,还害死了阿姐!”

握紧鬼笛的手紧了紧,心中痛苦又愤恨,“为什么,为什么偏偏是你呢!”

江澄望着身旁的空无一人的位子,声音似痛苦又似悔恨,喃喃自语,“我....我其实没想真的杀害你的,我只想把你带回莲花坞,带回.....”

江澄醉酒了,又或许没醉!

恍惚中,好像听到了犬吠声,迷离的目光眨了眨,思绪被拉去了遥远的过去。

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,在院子里抱着小奶狗玩耍的江澄,看到父亲牵着一个小男孩从门口走了进来。

江澄早已忘记那时自己的表情,但那第一次羡慕的心情却永远印刻在自己心中,父亲从未这么牵过他。

“江澄,这是魏婴!以后他就是你的师兄了。”父亲笑着介绍。

小江澄抱着一只小奶狗,望着怯生生看着他的小男孩。(实际上是怯生生看着他怀里的小奶狗。)

江枫眠(江澄的父亲)感受到魏婴明显颤抖的手,轻轻的握了握,温和的问道,“怎么了,他叫江澄,是我的儿子,以后你们就是师兄弟了,不要害怕!”

父亲温和的声音,江澄听得都怔住了,他从未见过父亲如此温和的一面,父亲对待自己从来都是严厉的。

“不是的,我是....”小男孩好像有些难以启齿,扭捏了一阵后,带着怯意的声音说道:“我怕狗!”

江澄又一次愣住了,抱着小奶狗的手僵了一下。他从未想过会有人怕如此可爱的小奶狗,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眼前的男孩。

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。

几天后,心爱的小奶狗被送走了,江澄清楚的明白,这都是因为魏无羡 ,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敌视。

至从魏无羡来到家中,不仅获得父亲的宠爱,阿姐更是对他好。江澄心中嫉妒又愤恨,到底谁才是他们的亲儿子,亲弟弟!

江澄以为自己会一直讨厌魏无羡,可是和魏无羡渐渐相处以后,逐渐发现他的可爱,虽然混蛋的时候居多。

往后的十多年,江澄一次又一次的看魏无羡丢脸,他一次又一次的帮他赶走各种狗,都快形成条件反射后,江澄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,已经逐渐喜欢上他这所谓的师兄。

“原来自己那么早就喜欢上他了!” 思绪被拉回到现在,江澄苦涩的扯着嘴角。

“魏无羡....魏无羡!!”

江澄抚摸着鬼笛,靠坐在椅子上,把脸深深的埋进自己的胸口,轻声低语,“魏无羡,我相信你没有真的死去,你一定会回来的!到那时,如果我原谅你,你能再回到我身边吗?”

呢喃的话语被轻风吹散,却吹不醒沉沉睡去的人。

评论(16)

热度(462)